八仙回首慟 烙痕猶在…3關失守釀悲劇
噴灑的彩粉濃度太高→場地選在半封閉泳池→工作人員未受安全訓練

【記者李奕昕、陳皓嬿╱專題報導】

去年六二七,八仙樂園粉塵暴燃,烈火透過每粒彩粉如閃電般傳遞,燒灼台下觀眾;他們都是某些人心中的摯愛,那一夜台灣度過最漫長的夜晚。這起全球彩粉暴燃首例,造成十五死、四八四傷,成為台灣史上最嚴重的公安事件,如何預防悲劇重演,台灣是否有答案?

聯合報系願景團隊調查後發現,這把火燒出台灣長期以來的公共安全漏洞,八仙「事件」是突發個案,但八仙「現象」卻是台灣面對大型活動安全的結構性問題;今、明兩天的系列報導,同步在行動載具呈現,期待推動正向改變,讓「安全凌駕在娛樂之上」。

「其實彩粉趴風險不算高,像八仙這樣倒楣的案例發生機率很低。」

二〇一五年八仙彩粉派對粉塵暴燃,造成四九九人傷亡,輿論批評彩粉趴多危險,政府也下令禁辦。但交大土木系副教授單信瑜直指盲點:問題癥結不在「彩粉趴很危險」,因為「只要彩粉濃度低、民眾距離舞台遠、將彩粉和高溫設備隔離,達到其中一個條件,或許就能避免悲劇發生。」

人為失誤 彩粉不可怕

造成悲劇的,其實是一連串的人為失誤。綜合災防學者分析,失守的關卡有三道:彩粉噴太多濃度太高、活動場所是半封閉游泳池、工作人員未受安全訓練。

消防署災害管理組前組長林金宏說,主辦單位撒得彩粉滿地都是,還用二氧化碳鋼瓶噴撒,又沒管制火源或熱源,就容易引起火災;根據新北市消防局調查,八仙起火原因,就是彩粉進入高溫電腦燈燃燒所致。

而派對辦在半封閉、深兩米的游泳池中,則讓民眾火災時無處可躲,要逃也只能逃向後方唯一的出口;單信瑜表示,該場地避難動線一塌糊塗,讓逃生跟後送都不及格。

管理草率 缺風險意識

另一方面,檢方也指出,工作人員事前未受安全教育訓練,不知道彩粉可能有燃燒風險、無法盡注意義務,加上活動負責人呂忠吉中途離開,竟把活動交給「友人」沈姓男子看管,把沒有彩粉經驗的盧姓志工臨時叫上台噴粉,都是增添風險的決策,最後釀災。

八仙事件一把火,燒出台灣長期以來的大型活動管理公共安全漏洞,人為失誤的背後,反映社會缺乏風險意識,但問題是否因意外而改善?

去年底內政部雖頒布「大型群聚活動安全作業要點」試圖解決問題,但單信瑜批評「政府根本玩假的」,因為要點的法律位階只能規範公家單位,對民間業者竟不具強制力,等於法立了也是白立。

安全規範 誰能給我

「政府能否告訴我,什麼條件下不能辦活動?」銘傳大學防災學系副教授馬士元指出,該要點的另個漏洞是:未明訂活動安全的規範及安全計畫審查單位。

八仙事件一周年,活動業者仍缺乏安全計畫及應變SOP,而政府則缺乏活動安全法規和標準。

【2016-06-25/聯合報/A7版/八仙省思事故檢討】

 

瀏覽人次: 12
發表日期: 2016-06-27 17:4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