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趟大型戶外活動 檢視可能的風險
台灣瘋媽祖 火爆搶轎 平安「險」中求?
就怕推擠踩踏…百萬人的「萬一」 不只警方之責

【記者李奕昕、陳皓嬿╱專題報導】


晚上九點半,彰化市民生地下道兩旁人潮聚集,因為三小時後,媽祖遶境隊伍會穿過這裡成千上萬善男信女。但三小時前記者接獲消息:「當地角頭預告將為搶轎起衝突。」

搶轎衝突 掛彩怎麼辦

大甲媽祖遶境是國內最大的戶外活動之一,每年參加人次高達百萬人,適合觀察大型群聚活動安危。願景採訪團隊邀請兩位災防專家,銘傳大學建築系教授王价巨和高雄市災防辦公室科員蔡宗翰隨行檢視問題。

民生地下道搶轎是遶境招牌節目,蔡宗翰說,這時最易發生「因恐慌而導致的踩踏意外」,就像兩年前踩死卅六人的上海外灘悲劇。

金爐近身 火吻怎麼辦

記者要進隊伍近身觀察前,蔡宗翰還指導兩招防踩踏的自保動作;記者問,「那被鞭炮炸到要怎麼應變?」蔡宗翰沉默一下,說「 這題沒有答案」。

會這樣問,是因為地下道一頭,瀑布煙火和人潮間沒保持距離,萬一失控會波及觀眾;路旁堆放十來盒鞭炮,可能被餘燼引燃炸傷人。

地下道另一頭,兩側民宅門口放著的金爐和人群間距僅卅公分,推擠中恐遭火吻;至於地下道內的護駕群眾若碰上暴動、地震,半封閉空間將使他們無處可逃…。

專家們分析的這些「萬一」若發生,嚴重程度可能不亞於角頭衝突;但幸好沒有,在上百名警力維持秩序下,隊伍順利通過。

正當眾人以為危機解除,前方傳來打架消息,數個寶特瓶在空中飛舞。

鞭炮煙火 炸傷怎麼辦

「出去出去!注意安全!」「不好意思!這裡有小孩!」「很危險啊,拜託先出去好不好!」尖叫大吼聲未歇,街旁竄出火光濃煙,沒人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更不知如何反應。

透過新聞才知道,是一名十六歲少年因衝突施放信號彈被架走,現場只剩信徒的大甲媽鴨舌帽、警察肩上的毛巾和數顆砸爛的西瓜。

「幸好不是爆炸,嚇死我了!」旁邊男子說,「但很刺激啊!比剛過地下道有趣多了!」他的同伴回話。

他大概沒收到不久後的新聞推播「煙火失控爆炸,印度寺廟百死」,同樣在萬人宗教慶典中的印度神廟發生煙火施放意外,上百人死亡、近四百人受傷,是印度近年最嚴重的火災。

玩命中求平安,這真的是媽祖樂見且保庇得了的嗎?

鎮瀾宮:安全擺第一

鎮瀾宮副董事長鄭銘坤說,廟方重視安全,遶境時都配合市府召開會議,動員大批志工維持秩序,也呼籲信眾理性自制。

他說,若政府建立大型活動安全規範,廟方當然願意配合,但希望政府考量廟方為民間單位,應由政府施以輔導、溝通。

信眾太瘋狂! 強硬執法 不如軟勸導

神一句話 比警察管用

只要遇上狂熱的觀眾,警察、法律等公權力就難以介入管理,即使強制執法,也常「敵眾我寡」被人群吞沒,這時祭出「神」級角色,不管是「歌神」或是「天神」,反而易於和群眾溝通,使參與者冷靜下來並守序。

二〇〇九年,五月天在小巨蛋辦演唱會,規定結束時間已到,但不管小巨蛋關燈、斷電、開全燈還是廣播勸導,歌迷就是不回家,讓小巨蛋束手無策;直到主唱阿信在後台開麥清唱,並和歌迷約好散場才有下次聚首,歌迷才乖乖地離場。

對比媽祖遶境與演唱會,銘傳大學建築系教授王价巨認為群眾心理狀態類似,同樣集中信念在一件事,高度熱情關注神轎或歌手,因此被關注的「神」具主導全場能力,可用在公共安全管理。

例如信徒認為被鞭炮炸到是「神的旨意」,因此煙火施放若靠消防員管制,恐面臨無法與民眾硬碰硬、又怕取締不力的兩難;但若公部門透過宮廟宣導,信徒較聽得進去。

王价巨指出,大甲鎮瀾宮是遶境主辦單位,而各地宮廟或陣頭則會相挺,公部門應與宮廟形成「夥伴關係」,透過鎮瀾宮主導讓活動更安全。

他以穿越民生地下道為例,代表硬公權力的警察若站上第一線護轎、介入搶轎衝突,不僅耗費公共財要全民埋單、排擠警察勤務外,還可能激化群眾情緒、使現場失控。但採「三層分工」,接近神轎核心的第一層是主辦單位人員,廟方對信徒最有號召力,可發揮穩定作用;第二層是義警,可作緩衝夾層;最外圍是警察,負責保護外圍市民安全,避免衝突擴散,才是較有效作法。

勇敢台灣人? 輕忽公安 官民一個樣

兩種偏見 常低估風險

「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台灣忽視公共安全、不習慣針對風險做準備,政府未盡責宣導風險意識,民眾及主辦單位也不配合政策,「低估風險」價值觀的後果,卻是「難以承受之重」。

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單信瑜說,台灣普遍存在兩種偏見,其一是「樂觀偏見」,預期災害不會發生,因為平常燒香拜佛、自認熱心公益,所以辦活動不會發生地震;其二是「正常化偏見」,輕忽災害的嚴重,認為「看多了沒什麼」。

單信瑜認為,這兩種偏見根深柢固,會讓社會過度高估面對災害的應變能力,過度低估災害發生的機會與嚴重性,以致「沒有風險意識」。

他舉例,民俗習慣「因果報應」,認為好人不會有事、壞人才出事;但每天都有車禍,「你不撞人,別人會撞你,每個人都可能發生意外」。

單信瑜批評,政府最愛掛保證,告訴民眾核發證照的營業場所安全無虞,做了防洪工程不會淹水,反向操作「風險意識」宣導錯誤觀念也是問題,「因為我叫你安心了,你就不會刁難我」。

銘傳大學都市規劃與防災學系副教授馬士元說,台灣是「低成本製作」國家,不願投資預算在安全上,例如擺個假人或交通錐就開始修路;反觀日本會在施工路段前後部署人員,引導車流。

英國考文垂大學災害管理暨應急管理助理教授陳永芳說,英國強調法治,公共安全法規雖不足,但政府勇於修正,台灣發生災害卻不修法、檢討防災政策,「淹水後只忙著修路」沒有反省。

【2016-06-26/聯合報/A6版/八仙省思風險意識】

 

瀏覽人次: 21
發表日期: 2016-06-27 17: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