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當年一把火…他們懂這種痛
「15年過去,身邊的人已不再看著我的疤,他們甚至忘記我曾經燒傷」


【記者陳皓嬿、韓瑩╱專題報導】


二〇〇〇年底,幾支為了跨年夜助興的仙女棒,引燃北荷蘭福倫丹小鎮上一家小酒館,火勢沿酒館天花板的聖誕裝飾快速延燒,裝飾崩落在正喧鬧的數百位年輕男女身上,造成十四人死亡、二百四十一人二至三級嚴重灼傷。十五年後,當年這些十來歲的孩子已屆而立,他們想跟在八仙事件中受火吻的年輕人說:我們走過來了,疤痕成了讓我驕傲的勳章,除了外表有些不同,我們和大家一樣工作、戀愛、成家,做每件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們可以,你也可以!

「他人竊竊私語 我仍必須前進」

伴侶 只在乎傷痕後的我

再睜開眼已經是一個月後,醫生說我的狀況很糟,手、肩膀、腿部和背都被燒壞,失去知覺,全身被包紮起來,只有臉因為朝地而保持完好;醫生摸摸我的頭問我還好嗎時,我才意識到我的頭髮全被剃光。

我氣壞了!因為我竟然沒有頭髮,而且還浪費了一個月的生命在昏迷! 跟我談戀愛的那個男生也受傷了,但他狀況比我輕微,只有右手臂燒傷,而我卻是背上有一大片焦黑,嚴重到他們以為是整棵聖誕樹砸在我身上。

為了手術跟復健,我休學了一年才回到學校。在福倫丹上學不太困難,因為大家都知道妳發生什麼事,但我高中跑到阿姆斯特丹上,就開始會有人問我「妳怎麼了?」

強顏歡笑 謊稱遭燙傷

一開始很怕讓傷疤見人,大家會問「妳就是在福倫丹大火燒傷的人喔?」我都強顏歡笑,「沒啊,只是被滾水燙傷啦!」

但我在學校的小圈圈中,有朋友因為得癌症而失去一條臂膀,另一個朋友因為先天疾病所以長得特別矮小,所以我開始了解,我並不是唯一一個「跟人家有點不一樣」的人。

人們還是盯著我瞧,但我慢慢習慣不去在意,不再因別人的竊竊私語感到受傷,因為我必須前進。

成長之路 疤讓我堅強

長大的路上,我認識許多內心很美麗的人們,告訴我他們真為我感到開心:「妳仍然念書、工作、一如往常地參加這些派對」,我因而不再覺得傷疤是讓我感到丟臉的存在,甚至為其感到驕傲,因為傷疤是我仍活著的證明。

我十五、六歲時曾想過:我這麼醜,以後一定不會有人想跟我在一起。但結果卻是:我因為傷疤而獲得男孩們的青睞。他們顯然不在意這些疤痕,反覺得我性感。他們說:「妳的笑容、眼睛都是如此的美麗」,他們看到的,是傷疤背後的那個我。現在年過三十,身邊的人已不再看著我的疤,他們甚至忘記我曾經燒傷;其實現代人很忙碌,大家真的沒那麼多時間精力「關注」妳的模樣。

我還是我,一直都是我,雖然曾嚴重燒傷,但最重要的是腦子裡的東西一切安好;正因為我差點死了,所以我做一切事情讓自己享受人生,我有份喜歡的工作、結了婚有個好丈夫,寫報導、出書,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接下來想周遊列國。

【2016-06-27/聯合報/A5版/八仙省思火後人生】

 

瀏覽人次: 36
發表日期: 2016-06-27 17:30:08